凛屿

你梦见了谁。

少年一瞬动心就永远动心。

我永远喜欢全职!!!六年了,依旧爱你❤️

日漫👉米英✨。仏英。鸣佐。三日鹤。安清。静临。左游。研绫。
游戏👉闪恩✨。凛绪。酒鱼。白亮。周迦。
欧美👉德哈✨。锤基。EC。超蝙。虫受向。
国漫👉安雷。也青。黄受向。

以上是洁癖。除了洁癖全部杂食。
⚠对家拒绝⚠

我永远喜欢渚薰。我的白月光。

腐国三美都是我的心头肉💘💘💘

请atobe和我就地结婚!

★我永远喜欢neru爹爹!★
★doriko永不过气!★

幸会🌸。

【安雷】Dawn

  • 恭喜tag破万!

  • 原著向安雷。1w预警。私设有。除了安雷之外所有人都是友情向

  • 辣鸡文笔和意义不明的打斗。写着比较爽

  • 双向暗恋。应该是糖。以及来自喜欢的太太的: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00

他睁开双眼,风雪入梦。

入梦的风雪,像他眼里的星辰。

 

01

安迷修把双剑从三只脚的飞行生物身体里拔出,喷涌而出的鲜血染红了他的白衬衫。

 

雷狮就在不远处注视着这场单方面的屠杀。他倚着树干立于阴影之下,一道伤口从左肩蔓延到左手肘,滴落了还未止住的血液,就像此刻的冷流上布满的红。

 

那是不久之前他与嘉德罗斯战斗时留下的伤口。战正酣,大罗神通棍扫过来时他却走了神,嘉德罗斯倒也意外地没有追击,高高在上也孑然一身了的第一名只是轻哼了声扫兴,冷笑着转身走了。他也笑了。不知道是在笑嘉德罗斯还是在笑他自己。

 

他们什么也没能护住。团队也好,荣耀也罢。凹凸大赛已经进行到了决战时刻,凡是怀抱信念的都不想这种关头死去,所以每一个退场都显得格外落寞而不甘。或许还带着点煽情的味道。当然这句话是针对那个平时看起来没心没肺的金来说,自从格瑞退场以后他就一直很失落,仿佛迷失了打开通向黎明的那扇门。他大概是不愿把格瑞一个人留在无尽的黑夜之中。

 

“哟,看起来今天骑士的心情不错,”雷狮看着向他走来的安迷修,背在身后右手环绕着紫色的粒子,“有心情救我这个恶党,嗯?”

 

安迷修没有说话,只是一步一步走着。他抬起右手用力向下挥去,匍匐在他脚边蠢蠢欲动的黑蛇应声断成两节。而后冷流化为粒子消失,他握紧了热流站在离雷狮一米远的地方。月光从苍蓝的夜空里倾斜而下,雷狮站在黑暗中打量着身处光明的安迷修,寂静渗透在两人相互注视的每一秒每一分。良久,安迷修敛眉,白色凝聚在他的右手代替了冷流的位置。

 

“需要我的帮忙么?”他扬了扬右手的绷带,噙着不算温柔的笑容。

 

 

02

雷狮咬着绷带,一层一层缠上看起来糟糕极了的伤口。安迷修带着他找到了一条小溪,他简单地给自己做了一个清理,安迷修装满了水壶,好心地问他要不要帮忙,他没好气地瞪了安迷修一眼,态度明显。

 

绷带的味道尝起来怪异极了。他想到卡米尔才刚帮他处理过左手的刀伤,佩利蹲坐在岩石上让帕洛斯帮他处理脸上的伤口,帕洛斯坏笑着下了重手,佩利吃痛地咬着嘴唇,表情也十分扭曲。他没忍住笑出声,卡米尔在一旁无奈地摇摇头,万分小心地把绷带一圈一圈缠上他的伤口,留下新生般的白色。那应该是不久前的事。雷狮近乎机械的重复着动作,绷带一圈一圈覆盖他的手臂,伤口再次裂开吐露鲜红。

 

安迷修出去找药了。事到如今凹凸大赛的系统已经不会向他们提供药品了。那位恶趣味的创世神巴不得看他们相互残杀。最后的胜利者向他单膝下跪,双手奉上由万骨枯灰铸造而成的金色王冠。

 

被安迷修救了。这样的想法让雷狮心生不甘,但不甘也将一点不知名的情感包含。

 

雷狮喜欢安迷修。这件事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事实上连雷狮都没有注意到。他们的每一次见面每一次交手都在无形里加深着这份情感,为这份情感添上几笔注脚。

 

雷狮选择无视乱七八糟的思绪和一团糟的绷带,反正只是止个血而已。

 

一瞬间雷狮听到了什么人踩断了树枝向他走来的声音,便立刻侧过身隐藏于阴影之下,警惕地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那个黑影愈发清晰,雷狮瞥见了随着黑影步伐而一抖一抖的呆毛就知道是安迷修回来了。安迷修放下怀里的一大把草药,草药下面是干柴火。

 

漆黑冷清的黑夜,深不见底的暗蓝色天幕上洒满了细碎的星子,在天地间肆虐的风铁马冰河般踏开大堆大堆的乌云,明月的清辉爬上岩石的苔痕。

 

“夜晚在森林里点火可不是什么好办法。”雷狮撑着脸看着安迷修熟练地操纵热流在柴火上划出一个十字,跃动的火光便明亮了安迷修翠色的眼底。

 

“我知道啊。”安迷修伸手够了几个柴火堆到燃地越来越旺盛的火焰里,确保它不会轻易熄灭后起身走向雷狮。

 

“可是没有光怎么帮你处理伤口。”他抓着一把草药屈膝坐在雷狮对面,细心地把入药的部分摘下,又笑了笑,“谢谢提醒。”

 

“笑屁。安迷修你别误会了,我们现在可是一根绳上的蚂蚱,”燃起火以后雷狮才发觉自己的身体冷得不像话,他不动声色地向火堆挪了挪,“你死了我也没好处。”

 

安迷修把草药的叶片捣碎,火光在他的脸上投下一片阴影,他抬头向雷狮招了招手:“行行行,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那请问恶党海盗能不能坐过来一点把手给我?”

 

雷狮沉默地坐在安迷修身边,安迷修皱着眉拆着他的绷带:“这缠的是什么构造……我敢说我用冷流给自己缠绷带都比这个要好看。”

 

“闭嘴。”雷狮白了他一眼。开裂的伤口与绷带粘黏在一起,安迷修撕下最后一层绷带时显得无比谨慎,他余光瞧见雷狮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便放心地用冷水清洗了雷狮的伤口,大概估算了一下草药的量与伤口的大小,安迷修捧着草药涂上雷狮的伤口。

 

原来雷狮有这么瘦啊……安迷修这么想着一寸一寸抚过雷狮的手臂,肌肉线条在轻微的紧绷下有力又好看。那道伤像红色的溪流,蜿蜒过雷狮的左臂,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雷狮,放松一点。”

 

雷狮闻言松开了握着的拳,低头看了看认认真真给他上药的安迷修,双眉蹙紧唇角下垂,表情正式凝重得让雷狮觉得有些可笑。草药敷上伤口带来冰凉的触感,虽然比不上以前用过的药物,但伤口的疼痛确实有所减缓:“看不出来安迷修你还会这些啊。”

 

“以前跟着师父修行的时候学了些皮毛,”安迷修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把雷狮的手臂小心地平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为了节省积分啊,不过我可一点都不羡慕你们这群组团的。而且学以致用,有时候还能救点小动物什么的。”

 

“嗤,你还真是好心,”雷狮想象着团子点大的安迷修迈着小短腿跟在他师父身后就觉得很搞笑,“啧啧啧,像骑士大人这样的滥好人现在可不常见了。”

 

“只是遵循我所信仰的骑士道罢了。”

 

又来了。雷狮在心底叹了口气,鬼晓得安迷修这个傻逼为什么还不知道成天到晚把骑士道放在嘴边是他一直以来撩不到妹子的原因。

 

安迷修救了他。雷狮想着。当时若是安迷修不赶来救他,自己确实能勉强击杀那只巨兽。但是然后呢?谁又能确保他会遇见什么,这道伤口也不是说着玩的。他只是想不通安迷修为什么会救他。

 

“傻逼骑士你救我不会也是因为你的骑士道吧?”

 

“你也是我骑士道里的一环,这点毋庸置疑。”安迷修眨眨眼,翠绿的双瞳像是初春枝头的新绿。            

 

雷狮撇过头。妹子没撩着,倒是撩上个海盗。偏偏撩着海盗的骑士还是个木头。

 

安迷修所说的骑士道他不是不知道。他是雷皇星的三皇子,无数骑士曾向他俯首。他也明白,当艾比和埃米当着他的面被巨兽咽下时,安迷修的骑士道便有了第一道裂痕。雷狮亦不想知道几天前他将热流刺入那个不知名的女参赛者——引诱巨兽攻击那对姐弟的人时,他在想什么。他信奉着他的骑士道,他从未迷失,却不知此刻该怎么去悲伤,或者如何悲伤是好。

 

雷狮承认,当看到佩利和帕罗斯被黑洞吞没,或是看着推开自己的卡米尔被怪物的獠牙贯穿时,确实是有一种黑色的水流满溢到从心脏渗漏而出,堵住他的胸腔,那种感觉就好像他还是三皇子时一直眺望着他所无法触及的那片星空。嘉德罗斯也一样,他旁观着雷德捅进蒙特祖玛的左胸然后微笑着自爆,两个人化为灰烬散在弥漫着硝烟味道的风里。嘉德罗斯转身走了。雷狮在他的眼里读不出什么情感。但所有人都明了,第一名的背影彻底孤独了。

 

说到底能走到现在的都是失败者。他是。安迷修也是。

 

兴许是这一天太过疲惫,雷狮迷迷糊糊地合上眼,脸磕着膝盖就睡着了。他的呼吸很浅,身后的头巾细微地起伏着。

 

安迷修回过神时雷狮已经睡着了,他无奈地看着趴在膝盖上睡着的雷狮,尽可能地在不惊醒雷狮的情况下够到了被雷狮随意扔掉的绷带,熟稔地在伤口处裹上绷带,白色在他的眼下纷飞,末了他尝试着打了一个可爱又不失优雅的蝴蝶结。柴火燃烧得噼啪作响,他拿了雷狮的外套盖在雷狮身上,把绷带铺在多出的草药上勉勉强强地做了个枕头。做完这一切后安迷修把雷狮扶着雷狮的腰缓慢下放,将雷狮的头轻轻放在枕头上。

 

雷狮的睫毛很长,火光在他的眼角打下细密的投影。安迷修觉得雷狮的眼睛也很好看——他最喜欢的紫色,高贵的、宛若倾进了一片深海的紫罗兰色。

 

安迷修鬼迷心窍地环顾了四周,又看了几眼熟睡的雷狮。这一刻仿佛时间都放慢了,像是电影里的慢镜头。他俯下身,以虔诚的姿态在雷狮的额头留下一吻。

 

安迷修喜欢雷狮。这种情绪占领了他的每一个神经末梢。

 

但老实说,安迷修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恶党的。他拨弄着火堆,不断地添些柴火进去。

 

大概是从雷狮出现在他面前时,从那双好看地过分的眼睛注视他时开始的吧。

 

 

03

安迷修和雷狮组队了。

 

剩下的几位参赛者完全不感到惊讶,仿佛这是一件等待已久的、必然会发生的事一样。

 

雷狮操纵着热流在周身燃起金色的炎,又将长着红色犄角的恶魔怪物击飞出去。他右手微张,雷神之锤便汇聚到他手上。安迷修从他身后赶来,雷狮随性地把热流往身后一扔,安迷修一跃而起稳稳地接住了它。而后雷狮俯身一个冲刺,挥动着缠绕着紫电的锤将在炎阵里咆哮的恶魔送上天空,安迷修紧握双剑屈膝跃到恶魔的上方,冷流和热流紧贴他的身侧划出一篮一橙的两道弧光,他抬起双手,用力地把两把剑送入恶魔体内,只有刀柄还留在外部。巨大的冲力迫使恶魔与他飞速坠落,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巨大的坑洞。

 

安迷修拔出双剑滚落下恶魔的身体,红黑的恶魔颤抖嘶哄着,雷狮闪现到半空俯视着垂死挣扎的恶魔,他举起蕴藏着万钧雷霆的雷神之锤,天地都为之变色,随着轰鸣的雷声与翻滚的乌云,雷狮将这一锤狠狠挥下。

 

雷狮从恶魔的身体上跳下,恶魔逐渐化成粒子消失。安迷修将水壶扔给雷狮,雷狮接住仰起头灌了一口。

 

“啧……果然还是想喝酒。”雷狮不满地皱眉。

 

“雷狮你醒醒,现在哪来的酒,”安迷修大致确认了方位,就近在一棵树上用冷流刻了一个小狮子,“走吧,得赶紧赶到会场。”

 

“那个创世神还真是个事精,”雷狮扛着自己的锤子跟在安迷修身后,轻蔑地说着,“指望着剩下的人回主会场?有病。”

 

“没办法,身在凹凸大赛只能听他的,他是老大。”安迷修看了看升起的的月亮与渐起的星群,总算可以确定他们两个没有走错路了,“夜里赶路太危险了,今晚先在这里休息吧。”

 

凹凸大赛在经历了积分赛后、团队赛、双人赛、迷宫赛以后终于迎来了它的尾声,创世神要求所有参赛选手赶回凹凸大赛的大厅,那个一切开始的地方。取消了所有电子系统,归途上设置了无数地狱级野怪。凹凸大赛的决战场上安置着一把椅子,静候着最后的王者的诞生。

 

夜幕像是散不去的灰色雾霭,星辰在蒙蒙亮起的灰色夜空中黯淡着。雷狮枕着自己的手臂望着星空:“傍晚时,我见到嘉德罗斯了。”

 

“我看见了。”安迷修没有抬头,依旧坐在岩石上用绷带擦拭着冷热流。

 

“我跟他没有打起来,或者说他看起来并没有战斗的意志,”雷狮看向安迷修,“在他看来应该只有格瑞能做他的对手吧。”

 

“格瑞?他不是被金送出局了么?”

 

雷狮沉默了。格瑞出局时他就在场。双人赛葬送了雷德与蒙特祖玛,吞噬了佩利和帕洛斯,最终死神的轮盘指向了金与格瑞。只是他不能确定。不能确定那个白发红眼,操纵着黑色箭头的人是金。

 

日影迁徙渐暮西山,蝴蝶振翅融入天际,暮光明亮了空气中的细小粉尘如灿烂的灰烬,柔和的暖橘色直直落尽他金色的双瞳,晚霞女神舞动着裙袂,大片的火烧云染红了视野。

 

雷狮扛着锤子抬头看向嘉德罗斯。

 

“我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为了向世界证明,我不是神的复制品。我可以杀掉他们。”嘉德罗斯浮在半空,“而现在,我更有了将他碎尸万段的理由。”

 

得了吧,你还用着他给你的武器呢。雷狮轻声笑着,他想这局面可真是越来越有趣了。果不其然,留下的都是失败者。输得一败涂地。

 

这是一个邀请。雷狮思考了片刻,向嘉德罗斯摇了摇头,转身走了。

 

来到凹凸大赛的初心?想要实现的愿望?这些雷狮都不在意。他有一艘海盗船可以破开宇宙时空的禁锢,有值得交付后背的强大队友,有为他出谋划策忠心耿耿的军师,他随心所欲肆虐横行。面对这寂寥宇宙他不会感到孤独,在南征北战里这些人于他而言就像家人一样。权力的皇冠被他随意丢弃,财富与地位他视若无物。他参加凹凸大赛的理由可能只是因为他血液里永不停歇的战斗欲与追寻。他从没有想过乞求神明把破碎的复原来粉饰残缺,这些本就是他的东西,他要做的就是把他的所有物夺回来。

 

战斗的理由。事到如今哪里有什么战斗的理由。活着走出去而已。他们用神明所赐的武器战斗,却妄图打破规则战胜神明,如此不切实际的愿望在他们的心里成形,然后被死亡毁灭。

 

“傻逼骑士,你为什么来参加凹凸大赛?”雷狮翻了个身,裹着自己的外套坐到安迷修身边。

 

“……你太久没这么叫我了我差点没反应过来,”安迷修抖了抖,停下了手里的活把冷热流粒子化,免得一不小心伤到雷狮,“其实我没什么愿望,只是师父告诉我这里汇集了世界上所有的恶,我就辞了师父来实现我的骑士道了。”

 

那是他回忆里一个再也无法回去的春天。潺潺的溪水倒影初春的每一抹新绿,却都不及他眼里流动的一潭翠色来的耀眼。他的师父,那个从不露出脸总是穿着黑色斗篷的男人,注视着安迷修颂扬骑士的八大美德,庄严宣誓骑士宣言。风声响彻峡谷与小溪,阳光填满树叶的罅隙,斑驳一地倒影。

 

“安迷修,我最骄傲的弟子,骑士道大无畏的践行者,”他的师父开口,声音低沉又苍老,“我无法赐你骑士的佩剑,也无法为你加冕。”

 

“去吧,安迷修。会有这样一个人,即使他失去了为你册封的权力与地位,即使没有主礼人高呼你的姓名,即使没有你的骑士弟兄为你祝福。你依然会满心向他,单膝下跪,许诺以他名为姓。”

 

安迷修在凹凸大赛上披荆斩棘,用他的双剑开辟了通向前五宝座的道路。他听得到,他听得到暗处里有人都嘲笑他在这弱肉强食的比赛里依然遵循着骑士道精神,那他便用绝对的力量来碾碎这些声音,以挥舞的双剑为证,证明他的强大与决不食言。

 

然后他遇到了雷狮。那个狂妄自大无恶不作的海盗。他们毫无保留地对彼此展露锋芒,蓝橙与紫色碰撞出金色的火花。雷狮仅仅是站在这里,就足够鼓满他的胸腔。

 

“没意思,”雷狮抬头指着无边星空,“我啊,一定会从那个该死的神手里夺回我的一切,然后我会驾着我的海盗船,去找星辰大海!”

 

安迷修看着双眼发光的雷狮。他想你不需要去寻找了,星辰大海都在你眼里了。

 

“可千万别是烧杀抢掠……”安迷修打了个呵欠。

 

“哟,听起来不错。”

 

“喂喂喂,过分了吧?”

 

“得得得,今天我守夜,骑士大人赶紧滚去睡觉好伐?你看看你这黑眼圈,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打了你呢。”雷狮把安迷修推下岩石,安迷修一个踉跄差点跌下去。

 

“行吧。”安迷修躺在火堆边,悄悄地半眯着眼看着盘膝坐在石头上的雷狮。雷狮也看着他,用沉郁得使他深深陷入的紫,那里面盛满了星星与火光,像是英雄的赞美诗。安迷修合起眼帘陷入沉眠。

 

曾经的我确实没有什么心愿,唯一的愿望就是我能守护自己的骑士道。可是我失败了。

 

所以我不想再失败一次。

 

雷狮拄着脸看安迷修入睡,良久他移开目光,出神地看着耳侧一望无际的广阔星空。他沉默了很久,抬头伸出手去够看起来遥不可及又近在咫尺的星空。

 

慢慢地,他又把手放下了。

 

黎明撕裂夜幕而生,几缕耀眼的金透过云层的裂缝划分了白昼与黑夜的界限,天边悬着的几颗暮星被晨光淹没。雷狮回来时,安迷修正就着稍显微弱的光线给自己缠上了绷带,他的脚边是还燃着火星的火堆,此刻正升腾着灰色的烟雾。

 

“喏。”雷狮咬着一个果子含糊不清地唤着安迷修,丢了一个果子过去。

 

“昨天月色不错,”安迷修接住果子,“我正好就确认了方向,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在前面。”

 

“哦,”雷狮抛着果子看向北方,那是他们前进的方向,“走吧。”

 

他们逆光前行。

 

 

04

时至黄昏,残阳如血。安迷修与雷狮赶到大厅时嘉德罗斯躺在二楼的扶手上补眠,看起来已是等候多时,大天使审判长丹尼尔,那个总是笑得令人心悸的人站在大厅的中央,等待着所有参赛者就位。

 

“只有我们三个?”雷狮握紧雷神之锤,随时准备开始决战。

 

丹尼尔笑着摇摇头:“还有最后一位参赛者没有来到赛场。”

 

“渣渣就是渣渣。”嘉德罗斯不屑地伸着懒腰,从扶手上跃下,暮光为他的瞳镀上一层涌动的金色,“你们是爬过来的吗。”

 

空气冻结,气氛一瞬间凝重下来。安迷修与雷狮并肩。安迷修往前迈出一步做好起势,雷狮勾着嘴角,他恨不得能和嘉德罗斯打一场,最好是你死我活。

 

“安迷修?雷狮?嘉德罗斯?太好了,你们还活着啊……”

 

闯入这凝重气氛的声音无比突兀,三人同时回头循声望去,一团金色拨开了草丛奔向他们。

 

“怎么?只剩你一个了?那个紫堂呢?”雷狮收了武器抱着手臂玩味地看着金,星月魔女在迷宫战里遇到了故人,或者说已故之人而退场,格瑞大概是没有想到他双人战的对手是金。那个紫堂家的召唤师承担起了队里军师的位置,雷狮在他身上看到了卡米尔的影子。他步步为营走到了今天,居然还是出局了。

 

应该说毫不意外他的出局才对。

 

“紫堂他……”金低下头沉默不语。

 

雷狮回头不再多问。丹尼尔浮起到高空之上,他满意地看着大厅里心怀鬼胎的四个人,轻噙微笑:“在决赛开始之前,请允许我赞美各位参赛者,你们的勇气与执着,强大与信念,必将为后人所赞扬。”大厅是被嘉德罗斯和格瑞毁成废墟的。丹尼尔把左手抬起,如时间逆流一般,废墟一样的大厅重组归位。

 

“决战依旧采用双人战的形式,双人对战后角逐出最后的两位参赛者,争夺最后的顺利。”丹尼尔将握紧的手张开,星星积木浮在他的掌心,白色的光芒笼罩着他,星星被他分成三块,左右两个角飞到大厅的两边,丹尼尔打了响指,两块积木便化为两扇高耸传送门。丹尼尔捧起手里那块积木,失去两个角的星星复制成四份,落到每个人的手心。

 

“分组结果是——”落落余晖把丹尼尔的笑容修饰得无比完美。

 

“第一组,嘉德罗斯,金。”

 

雷狮的瞳孔瞬间放大,他抬起头看着安迷修,安迷修也回过头看着他。他们要面对的是众神的游乐与宿命的局。

 

“第二组,安迷修,雷狮。”

 

几近西斜的落日并没有向往常一样洒向金色刺眼的光,昏沉的光线密密麻麻的笼罩了视所能及的一切,天空的另一头,大堆大堆的乌云仿佛身着铠甲天兵天将一样涌过来,一道闪电猛地撕破天幕,倾盆的大雨仿佛马上就要倾洒出来。

 

“那么以神的名义,我宣布。”丹尼尔举起右手挥下,如他每一次代行神旨时的动作,干净决绝。

 

“——决战开始。”

 

 

05

模仿古罗马斗兽场而建造的战场,缺少了观众的欢呼总显得落寞。雷狮扛着雷神之锤望向对面的安迷修。安迷修离他不是很远,他反握冷流热流的刀柄,直着双臂把双剑背到身后。

 

两人同时看向半空中浮着的四个闪着白光的头像,嘉德罗斯与金被圈红色的圈里,安迷修与雷狮被圈在黑色的圈里。战场上只要有人出局了,头像的白光便会暗下去,以此来推断决战所要面对的对手。红色的光圈里不停闪烁着银色的刀光剑影,明显是已经处于战斗之中了。

 

“雷狮,你觉得对面那场谁会赢?”安迷修半俯着身,双剑在空中划出优雅的弧圈。

 

“嘉德罗斯吧。”细密的电流在雷神之锤上明明灭灭,雷狮举起雷神之锤,高傲地笑着。

 

“那我们这场呢?”

 

双剑与雷神之锤在纷飞的气流里碰撞,掀起一圈涟漪一样扩大的黄沙。

 

“安迷修你话怎么那么多,”雷狮借力跃到空中,将雷神之锤砸下,紫色的电流顺着锤身缠上双剑,“当然是我啊!”

 

我也这么想。安迷修眉眼温和,唇角轻动。

 

我所要斩杀的,是邪恶。安迷修侧身躲过一道雷击,热流缠炎冷流破冰,再次与雷狮撞上,蓝橙紫三色交织在一起。

 

可这场比赛里视所能及的尽是恶。不论是我要守护的,还是我要以骑士之名惩罚的。安迷修被雷神之锤的电流震飞,他交叉双臂把冷热流以十字的心态横于胸前,下一秒雷神之锤狠狠抵住他的双剑,雷狮狂气的笑容在他的眼前肆意绽放。

 

或者,我要惩罚的,最终变成了我要以骑士之名守护的。安迷修左手施力,热流立刻释放了百米巨焰扑向雷狮,冷流吐息着冰冷气流封锁了雷狮的去路。雷狮踩着雷神之锤一跃至半空,火焰与冰相撞,蒸腾的气流如腾飞的龙直冲向雷狮,雷神之锤闪现到雷狮身前,积淀的万千电光释放而出分散了气流。

 

“雷狮!”不知道是第几次交锋,几道光在空中不停闪烁碰撞,闪耀到极致仿佛燃烧起来而后又溃碎成齑粉,双剑应声燃起蓝橙的焰,钳制住了雷神之锤。安迷修大声呼唤他,呼唤纠结于他心中的矛盾体。

 

“安!迷!修!”雷狮一字一顿地回敬了他,他看见了面前骑士眼里的永不妥协与执着,于是他曲起右腿扫向安迷修,密布的乌云响应他的召唤电闪雷鸣。带着他不可一世的骄傲,雷神之锤爆发了紫电的风暴,弹开了两人。

 

安迷修单膝跪地,像一个等候册封的骑士一样,抬起头用温柔的眼神看向风暴中心的雷狮。他起身,冷流热刘在风暴下昏暗的天地里散发幽幽银光。安迷修跃到风暴中心,与雷狮对峙,他将热流抬起指向雷狮。雷狮会意冷笑一声,拿起雷暴中的雷神之锤,横在身侧,与他的风暴一起直线冲向安迷修,巨大轰鸣声震散了穹顶的乌云。

 

刺眼的紫白光芒里,红色圈里的嘉德罗斯与金的头像同时暗了下去,像是熄灭的流星。流星最后的光芒里,安迷修的热流捅进雷狮的左肩。

 

“参赛选手嘉德罗斯,金失去比赛资格。”丹尼尔机械冰冷的声音回响在战场上空。

 

“参赛选手安迷修,雷狮,请为了你们的梦想而争夺最后的胜利吧。创世神会在虚无的尽头注视新的神明的诞生。”

 

“呵,中奖了。”雷狮捂着左肩的伤口,血液从他的指缝流出,他舔去粘上自己上唇的血液,对面的骑士被雷暴正面击中,身体上多了几处焦黑的伤口。

 

“是啊,”安迷修笑了笑,“真是中大奖了。”

 

天地变色,两人还在无休无止的攻击着对方,雷狮脸因失血过多而呈现出病态的苍白,他却还是笑着,从未有什么令他害怕。死亡也是。

 

安迷修觉得他与雷狮这一路走来真是神奇极了。但一切却是那么的顺理成章,从相遇到相杀再到相互守护,从名为心的容器里涌出汪洋大海湮没了搁浅的思绪与说不出口的话语,争吵着拔刀相向,陪伴着共同前行。他们终于翻过了从各自的单行道的境界线,交付彼此的目光,不再踽踽独行。

 

如影的黑暗蚕食着逐渐明亮的青冥,宛如一张黑色的大网笼罩着天地。

 

雷狮被冲力压迫飞向天空,安迷修从空中落下,再一次借力跃起翻过冷流挑飞了雷神之锤。他低声轻呼了声热流,橙色的剑便从他手中飞出,如离弦之箭般追上雷神之锤,在与雷神之锤相撞的那一刻开裂,剑身里汹涌而出的火光卷住了雷神之锤。巨大的爆鸣声里,热流与雷神之锤同时化为粒子。

 

尘埃落定。

 

一片沉寂里雷狮依然是不羁地笑着。他停留在半空中,甚至在张开手臂,迎接死亡的到来。

 

我终于可以确定我的愿望。安迷修右手握住钉在地上的冷流。我唯一的愿望是能让你活着出去。

 

你想要征服的星辰大海,你想要触及的自由与光。安迷修将冷流拔出,他翻转剑柄,剑的方向渐渐改变。他对上雷狮的双眼,风把那涌动的紫吹得猎猎作响。

 

以骑士为名,这一切都由我来守护。

 

“别开玩笑了,傻逼骑士。”

 

风掠过安迷修的耳畔。安迷修听见雷狮的反驳,浸染着蚀骨的凉意。然后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溅上了安迷修的侧脸与胸膛,他还未彻底转向自己的冷流上流下一道刺眼的红。雷狮双手环住安迷修的脖子,把脸埋进在安迷修的左肩。

 

或者说雷狮拥抱了他,穿过了一个冷流的距离。

 

“哼……安迷修,这一场倒是打得漂亮,”雷狮颤抖着身体抱紧了安迷修,他感觉到安迷修也在颤抖。冷流贯穿了他的身体,血液像决堤的洪水在他的身体里肆虐,堵住他的胸腔,“咳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活下去吧,”雷狮笑着凑到他的耳边轻声说,像是情人缱绻的耳语,“为了我活下去……就算是遵循你的骑士道了。”

 

天光初启,金色的熔浆冲破乌云的桎梏渗漏而出,覆盖了每一个阴暗的角落,青灰的天空被渐渐隐去的星辰描绘出模糊边界的暖意。

 

这个黑暗的世界即将迎来他盛大的破晓。一切阴影都无所遁形。

 

“雷狮……”安迷修颤抖着身体抱紧了逐渐透明的雷狮,他的声音沙哑低沉,话语沉溺在悲伤的浪潮里。

 

“还有一件事……”雷狮无可奈何地说着,他费力地睁开双眼,疲惫感冲垮了他的身体,他安心地埋在安迷修的肩膀上,等候长眠的到来,“你能明白……”

 

“我明白的,”安迷修笑着把雷狮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他的心脏剧烈地鼓动着,他笑了,“我的心和你是一样的。”

 

晨曦温柔的抚上安迷修的后背,治愈着他的伤口。斗兽场从最边角的开始化为黑色的粉末,逐步蔓延到中心。雷狮低低地笑着,在他的温度还没有完全随着黑夜流逝之前,他直起身,在万丈晨光与初生的黎明之下,与安迷修交换了一个血液味道的吻。

 

雷狮放开手,他紫色的双眼,他的星星,他的狂气与高傲,他的笑容他的温度,都渐隐在胜利者加冕仪式的光辉之下。那湾翠绿一直追寻着他,直到他的视线都变得冰凉。

 

“再见了……安迷修,再见了。”

 

斗兽场消失了,安迷修一个人跪在原地。他脚下的焦土龟裂,湛蓝的海水从中迸溅,注满所有绝望到达的地方。深邃的蓝漫向四面八方,将堆积着灰黑色块的天空渲染得一碧如洗。生命的炽烈代替了死亡与腐朽,在他身边铺展开岁月与光的温柔画卷。

 

安迷修抬头远眺,海盗穷其一生都没能看到的大海在他的眼里波光粼粼。记忆燃烧到极致最终化为宇宙尘埃。时光沾在他的发间,如纯白的雪。

 

安迷修起身,他的怀里是寂寥人间的虚无。天空与大海为他加冕,欢呼着王者的归来。万物跪倒在他的脚下,向他虔诚叩首。世界躬身,迎接新的神明的到来。

 


白昼将至。

 

06

那么就以即将破晓的天空为证。

以行走刀尖的光影岁月为证。

以天空与海洋交汇处的星辰为证。

证明他们的相遇、他们的追寻、他们的存在。

——是多么、多么的伟大。

 

 

07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有糖果的香甜,有花朵的绚烂。

还有他的眼睛,像星辰一样。

 

 

 

 ==============================================

雷总只符合骑士宣言的最后一句,所以安哥的话是变相的告白吧。是甜的。

试着表白阿铁太太葱太太和狙太太,三位太太是世界的宝藏!!!唔昨天是阿铁太太的生日,来迟的生日祝福ummmm

感谢所有太太的产出,感谢你们对安雷的爱。表白所有太太!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其实我想问有没有组织可以收留我x

评论(21)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