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屿

你梦见了谁。

少年一瞬动心就永远动心。

我永远喜欢全职!!!六年了,依旧爱你❤️

日漫👉米英✨。仏英。鸣佐。三日鹤。安清。静临。左游。研绫。
游戏👉闪恩✨。凛绪。酒鱼。白亮。周迦。
欧美👉德哈✨。锤基。EC。超蝙。虫受向。
国漫👉安雷。也青。黄受向。

以上是洁癖。除了洁癖全部杂食。
⚠对家拒绝⚠

我永远喜欢渚薰。我的白月光。

腐国三美都是我的心头肉💘💘💘

请atobe和我就地结婚!

★我永远喜欢neru爹爹!★
★doriko永不过气!★

幸会🌸。

【安雷】Knight of Deep Sea(上)

★终于有对手戏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安雷结婚快乐!【问题发言

★人类安×人鱼雷,欢脱向,没有文风,注意避雷。

★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00

 

纯白的泡沫自海底升起,穿过暗潮汹涌,穿过鱼群游弋。

他们轻盈地漂浮着,穿过一切荒芜的过去与灰暗的未来,终于沉溺深海。归来。

 

 

01

 

在这个妖孽横行的世界,没有人能把日子过得像阿拉丁一样随随便便就能捡到个神灯赢取公主走上人生巅峰。

 

安迷修深谙此道。在他被身边那群皮笑肉也笑的幺蛾子们集体投票扔到这个荒僻的小岛上开辟未来时,他就明白时运不济终究要命途多舛。

 

凯莉小姐大概是忘了自己曾经帮她收拾了多少约会的烂摊子,天晓得这个小魔女是怎么骗得那群社会的大老爷们团团转的;银爵没什么反应,凯莉先声夺人开了个好头后他低头想了想:“你一定可以的。”……拙劣的安慰;紫堂幻看起来挺内疚的,格瑞用没有一点说服力的面瘫脸说我很内疚,安迷修当时居然还小小地感动了一下。但安迷修不会忘记当金莫名其妙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诉他:“就决定是你了,去吧安迷修!”的时候,紫堂幻和格瑞以高同步率点了点头,然后毫不犹豫地把那万人嫌的艰巨任务拍到他脸上。

 

事后安迷修拉住了金:“金你为什么那么相信我?是终于看见我光辉的一面了么?”

 

“嗯?你为什么不问问神奇海螺呢?”

 

淦。是个傻子。

 

去你的生活如此美好,人善被人欺。如果能活着回来我绝对要好好把洗涤心里的骑士道精神展现给所有人看。安迷修在心底定下了个目标,大义凛然地踏上了驶向茫茫大雾的船。

 

然后首次乘船的安迷修先生因为晕船吐了个七荤八素,东南西北都不大分得清。游轮上提供的山珍海味提不起他一点兴趣。安迷修只盼望着这条破船能赶紧靠岸好让他细细体会一下脚下大地的实感。

 

这个微不足道的小心愿让恶魔听了去,在安迷修瞳中迎面扑来的滔天巨浪里化为泡沫。

 

安迷修被巨浪丢进汹涌的漩涡与浪潮里,他绝望地看着浮浮沉沉的海面和灰暗的天空,无声哀嚎。

 

师傅啊,救救你可怜的徒儿吧……我还有骑士道要遵守我还想迎娶愿与我共度余生的温柔小姐姐走上人生巅峰啊!!!!!!就这样死掉也太没出息了啊!!!!!!!

 

 

02

 

事实证明生命是永恒的,神明也不是有眼无珠的。

 

在经历了人生大跌大落之后的安迷修觉得还能再一次沐浴到阳光真是一件幸福的事。

 

细碎的小海浪卷着他的裤脚,海鸟高亢的鸣叫回旋在他耳畔,这让安迷修意识到自己还活着。细沙粘上他被海浪打湿衣服和苍白的脸上,确实是硌得慌。求生欲逼迫他努力扯开了沉重的眼皮,遥远的青灰天际上灿烂的晨曦便携着皲裂的鎏金云层直直落尽他的眼底。

 

安迷修努力举起了右手去触碰着温柔的清晨,五指不出意料地被泡得惨白发胀,他在心底无奈地叹口气,这起沉船事故应该已经被报道了,那么不久以后应该就会有救卫队了,所以他只要在这里等待救援……

 

等等,这里是哪???安迷修如梦初醒地豁得一声爬起来,茫然地环顾四周,金色的沙滩前是无限延生的海面,沙滩后是一望无际的墨绿森林,是不是还传来几声野兽的嚎叫。安迷修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睁大双眼确定自己不是做了个噩梦,使劲掐了一下自己也没看见他船头的小马玩偶。安迷修头痛欲裂,再一次,他深刻地理解了命途多舛的含义。

 

正当他又一次在心里向师傅祷告时,岩石后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一位优雅的小姐拖着曳地长裙一步步踏过涨潮后的湿润沙滩,她的脚下是跃动的浪花与被海水冲涮过的光怪陆离的贝壳,她随潮声而来,那声音若即若离,缥缈而无所依。

 

安迷修下意识地整了整黏在衬衫上的风衣领,迎接他宿命的邂逅。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浓密的黑色长发,而微微挑起的狭长双眼里满是浓郁而高贵的紫罗兰色,那里面有一个深海的星辰在粼粼发亮,挺拔的鼻梁与薄唇在那姣好的脸型上相得益彰,安迷修顺着光的方向将自己的目光倾泻而下,他看到了喉结与平坦的胸部,隐隐勾勒出肌肉线条的小腹。

 

等等这个发展有点不对劲???不好的预感与安迷修扑通扑通跳动的心脏一起呼之欲出。

 

他看见了一直隐藏在岩石后的、在初生阳光照耀下晶莹剔透的青色鱼鳞,弧度优美的青色鱼尾。

 

“哟,居然没死?”那个生物略带嘲讽意味地开口,他撩开有些遮住他锋利眉眼的碎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与漂亮的双眼。

 

这是什么东西啊???啊?!!安迷修紧紧捂住胸口咚地倒在沙滩上,世界真是太危险了,安迷修觉得他要好好沉淀一下自己以面对这不断为他带来惊喜的世界。

 

 

03

“总之你不是人类,对吧……?”安迷修费力地捧起那个人带来的贝壳,里面盛满了淡水,他此时此刻梦寐以求的东西。

 

“哈?我当然不是人类,你哪只眼睛觉得我像人类了?我帮你治治。”他面无表情地张开攥紧的手掌,紧贴着修长白指的透明指甲随他的动作缓缓伸长。

 

“不必不必,谢谢您的好意,”安迷修看着那细长的尖锐指甲倒吸一口气,放下贝壳擦了擦嘴角。有时候他真的觉得自己很神奇,都已经到这种程度了还能和只存在于古老传说里的凶恶生物谈笑风生,或者说是唠嗑。他好奇地瞅着那个人无聊地挑起海浪的尾巴,轻声说,“你应该是人鱼吧?”

 

“你们人类起的名字?真是蠢爆了。”他嗤笑一声,勾起眼角盯着安迷修。

 

安迷修被他看得背后一凉,赶紧转移话题:“因为你们不是很会唱歌吗?安徒生说你们会在黄昏唱歌诱惑路过的渔夫和海盗……”

 

“你的意思是你想听我唱?”那个人的身影闪了一下,下一秒他就拖着鱼尾立于安迷修眼前。

 

安迷修望着近在咫尺的美颜咽了咽口水,被那双深得发亮的紫色双瞳锁定已经不会让他觉得害怕了。他并不是颜控,但种族优势真的是很了不起的东西:“不不不我也不是这个意思……”

 

“放心吧,只要不出于本愿,男性……人鱼的声音是不具魅惑力的。”

 

“说起来,都认识好几十分钟了,”安迷修冲他摆摆手,“你是谁啊?”

 

“几十分钟?你们人类就是这样忘恩负义的?”他环着双臂审视面前的人类,他看到过很多人类,出于好奇心理,他也救过很多人类,但鲜少有能活下来的。他本以为人类的生命必定是脆弱的,没想到这个人类居然真的活了下来,而且居然一点都不怕他。

 

“我是雷狮,你的救命恩人。”

 

“你你你你救了我?没有吃了我而是救了我???”

 

“你如果死了就会变成我的食物了……真可惜。”雷狮略带遗憾地摇摇头。

 

难怪一见到我就感叹我居然没死……!这条人鱼也太恶劣了吧?虽然是他救了我但怎么感觉那么膈应人呢……而且这条人鱼还真是意外的耿直啊……安迷修内心百感交集以至言语不能,他深沉地远眺着碧蓝的天际线:“那你还打算吃我吗?”

 

“我对你的肉不感兴趣,看上去就十分倒胃口,”雷狮捂住嘴唇打量了他,“不过既然我救了你,答应我一个要求怎么样?”

 

“什么要求?话说在前面,我只是个上班族,太远大的比如征服世界毁灭人类什么的,恕我不能奉陪。”安迷修说完这句话后很清楚地看见雷狮的眸子暗了几分,我靠难道这条人鱼真的想征服世界?

 

“啧,”雷狮用看傻子的眼神瞥了眼安迷修,“也不是这种要求,就是,你,带我走,去哪都行,最好是人类社会。”

 

“哦只是带你走啊,这个简单……不对!你说什么?带你走?带一条人鱼去人类社会打拼?你以为这是什么世界观??小鲤鱼历险记???”后知后觉的安迷修忍不住吐槽,这条人鱼不停地刷新着他的世界观,原来人鱼是这么可怕的生物吗,他童年时偶尔听到的小美人鱼可不是这样的啊。

 

“那留着你就没什么价值了。”雷狮逆着渐渐升起的太阳,面无表情朝着安迷修扬起堪称凶器的手掌。

 

“不是等等!说到底你为什么向离开啊?总得给我个理由吧?”安迷修向后退了一步,疲惫的身躯拖累着他让他连最基本的防御都做不到。

 

雷狮停下动作沉默了。安迷修不禁在心底为自己鼓鼓掌,但同时他又稍微有些担心雷狮的状况:“可以告诉我吗?如果不想说也可以不说哦?”

 

雷狮一直没有说话,安静地立于原地,安迷修也跟着一起沉默。良久,安迷修看见雷狮微微颤动的肩膀和染上了些许哭腔意味的细小声音。

 

“雷狮你你你你怎么了?!这个话题触及到你的痛处了?那我向你道歉好吗?”他人的哭泣对于安迷修来说一直是一件苦手的事,女生的眼泪已经让他无可奈何,更何况现在在他面前站着的不仅不是女生,还不是人类。

 

“我是我家里最小的孩子,从小就被两个哥哥欺负,他们不让我上餐桌吃饭,家务活全部都让我干,还只让我睡在厨房里……只有我的母亲对我好,可是不久前我的母亲也去世了……然后我们国家的王子要选亲,邀请了所有人鱼去皇宫里陪他跳舞,可我的礼服却被两个哥哥……”

 

“雷狮你别说了!你的哥哥真是太过分了!!!”安迷修义愤填膺地拍了拍胸脯,“你放心吧包在我身上,我绝对带你走!你的哥哥们也太没有风度了!完全不知道要保护弟弟……”

 

卧槽他居然信了。雷狮觉得自己的大脑在颤抖,他只是把偶然就下的一个旅人告诉他的故事原封不动地套在了自己身上,这个人类居然毫不怀疑地相信了……雷狮心里少有地有了负罪感,我怕不是救了个傻子吧……

 

“不过雷狮你这尾巴咋整啊,”安迷修忧愁的比划着手,“藏不住啊这个,绝对会被发现的。”

 

“这个简单。”雷狮打了个响指,一团雾气便环住了雷狮,宛若魔法,雾气散尽后,那条漂亮的鱼尾便化成了两条有力而线条优美的大长腿。

 

安迷修看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这开的什么挂,还自带特效?

 

“为了适应生存环境,我们也是要进化的。”雷狮解释着。

 

……所以你们要腿干什么啊,种族优势真的好了不起啊。安迷修看了看雷狮一丝不挂的身体,这具新生的散发着大海气息的身体让安迷修没忍住多瞅了两眼,然后他尴尬地咳嗽两声,脱下了自己湿哒哒的大衣整个披在了雷狮身上:“人类社会可不像你们海底世界,你得学会穿衣服。”

 

“你们人类事真多,”雷狮拉紧了衣服望向站在他面前的安迷修,变成人类以后的他比安迷修高了不少,之前他还需要抬起头看安迷修,现在换成安迷修要稍微仰着一点头来看他了,“对了,你的名字是?”

 

“安迷修,”安迷修一撩头发,呆毛被阳光照得闪闪发光,“最后的骑士,安迷修。”

 

真是个傻子。雷狮开始为自己未来的生活能不能有个保障而担忧了。

 

“安迷修是吧,过来背我,我不会走路。”

 

“……?!”

 

“我一般不用腿的,你听见没有啊?”雷狮不耐烦地舔着獠牙,催促着安迷修。

 

“成吧……”安迷修觉得背着雷狮要出事,最后在激烈的争吵过后,他们在抱比背好这点上达成了一致。

 

安迷修和雷狮一起坐在岸边看着破晓。不久后星星全部落进了深海,溅起些海浪翻滚着与海鸟灰黑的翼尖接吻。盛大的太阳倒影在视线尽头的海面,鎏金蔓延,宛若庆典,唤醒了沉睡的世界。一艘艘搜救船向着他们驶来,带着希望与金色的光芒。

 

 “雷狮。”安迷修轻声唤他,雷狮应声抬起头,恍惚间不小心撞进了那被阳光砌上一层金色的翠绿里。风在他们耳边呼啸着,他高歌着,高歌着少年与曾是少年的人,歌颂着他们即将开始的漫漫征途,歌颂着他们披荆斩棘并肩前行的遥遥背影。

 

“跟我走吧。”安迷修笑了。

 

殊不知自己是拐了个大爷回去(。

 

 

===============TBC=============

 

大家好,这里依旧是凛!第三篇安雷写得超级开心!【滚

两个半小时狂肝出来的ummmm一切都是为了安雷的份子钱!!!新婚快乐!!!【等等

很粗糙实在是很抱歉,大概是写的时候脑子有坑……现在看起来糟糕极了

剧情后期在发展,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码出来x【bushi

 

姬友:什么嘛我也想拐一个雷大爷回去好好伺候他啊,我也想公主抱雷总好不好,这完全是甜蜜的负担吧……

 

我:emmmmm他小舅子一直偷偷在水下看着他呢【笑

 

总之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安雷千秋万载一统江湖!安雷万岁!!!



悄咪咪表白然老师和铁太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