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屿

你梦见了谁。

少年一瞬动心就永远动心。

我永远喜欢全职!!!六年了,依旧爱你❤️

日漫👉米英✨。仏英。鸣佐。三日鹤。安清。静临。左游。研绫。
游戏👉闪恩✨。凛绪。酒鱼。白亮。周迦。
欧美👉德哈✨。锤基。EC。超蝙。虫受向。
国漫👉安雷。也青。黄受向。

以上是洁癖。除了洁癖全部杂食。
⚠对家拒绝⚠

我永远喜欢渚薰。我的白月光。

腐国三美都是我的心头肉💘💘💘

请atobe和我就地结婚!

★我永远喜欢neru爹爹!★
★doriko永不过气!★

幸会🌸。

【闪恩】归来 (宝石之国pa)

  • 宝石之国pa。有战损。注意避雷。

  • 我流闪恩。闪恩味有点稀薄的恩视角。

  •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01

     

    这大概是入冬后的一个苍白而惨淡的黄昏时分,椭圆的薄暮与充满灰色颓意的云絮一同往下掉。日照时间在不断减少。恩奇都扒着手指头慢悠悠的数着入冬后的日子,对着同一朵雏菊发了好几个下午的呆。事实上他并不讨厌这样无所事事的惬意生活。但同时他又厌倦这漫长而不知尽头的生命所带来的无聊寂寞。他知道他是一个典型的矛盾体。恩奇都希望今年的冬至早些到来。这样他就可以和拉美西斯二世一起强迫吉尔伽美什戴上夸张的白色蝴蝶结。每年他们都要因为这事闹上好大一场。他还能看见咕哒夫少有的板起脸训斥打成一团的大家。抱着棉被的迦尔纳会拉着阿周那和他们一起土下座听训。这对兄弟会成为他们冬眠期的被剥削阶级。而他的挚友,那高傲的不可一世又让人头疼的王会允许他睡在他身旁,最后吉尔伽美什会搂着他一起度过这场漫长的冬天。

     

    恩奇都不否认他期待着这些。他渴盼着众人的笑靥与吉尔伽美什冰冷的温暖。于是他躺在南岸高崖上浅浅的草色中小憩。月人也怕冷吗?他想。恩奇都已经很久没有战斗过了——即使是在这月人出现率极高的海涯之上。暮光暗淡极了,照得他有些无精打采。他伸了个懒腰等待自己的搭档吉尔伽美什从海中归来。为了几株金珊瑚咕哒子求了吉尔整整一个月。恩奇都不太懂这些,亦对珊瑚这种东西不感兴趣。他比较关心吉尔什么时候能回来——一个人的时间实在是太难熬了。掺着些凛冬寒气的风拂起他的翠色长发,在渐逝渐远的暮光中打出一圈柔和的光晕。恩奇都枕着枯草,微微眯起眼看向夕阳。

     

    ——那是一个黑点。

     

    恩奇都屈膝跃起,他缓缓抽出束于腰后的白色长刃,动作轻盈的好像一只振翅欲飞的蝶。而空中的墨点不断扩大,远远的,恩奇都都闻到了莲花的味道,月人们从暗处显形。奏着古老而悠长的乐曲——那是一出现便会带走些什么的声音。恩奇都歪过脑袋注视着空中的狂欢者们,他无法过多思考、尽管他感到那里面一定有什么新的东西,通知吉尔伽美什也是一定来不及的。天色渐暗,恩奇都将长刀横于胸前,翠绿的双眼被风吹出阵阵涟漪。

     

    第一轮进攻开始了。那些面无表情的木偶一样的人举起长枪向恩奇都掷去。长刀在空中划过一个半圆的弧度,横扫了坠落的长枪并如数奉还给贪婪之人,闪躲不及的月人被长枪穿胸而过,消散于空中。而下一个瞬间,恩奇都踩上了第二轮攻击的箭雨,游鱼游弋深海一样避开那些锋利的尖端。他挥舞着长刀,袖卷花月,翩翩起舞般轻踮着箭身步步向上,稳稳地落在了那片黑云之上。

     

    他又一次俯身发力高高跃起,这一次他落入了人群中,而后恩奇都弓下腰冲进人群里,刀刃银光一闪,瞬间便割断了一片人的咽喉,恩奇都一次次跃起又落下,他身旁无数举枪欲掷的月人顷刻间化为烟雾飘散。他动作迅疾得如一道绿色的闪电,这道闪电跃上月人手中的祭坛,又一跃而起狠狠劈向座中人的头颅,将那无喜无悲的脸削成两半。

     

    这时他听见琵笆的声音突兀响起。

     

    啊,看来今年的冬天要在月球上过了呢。

     

    钢铁的荆棘从恩奇都背后的虚空里蔓延,恩奇都还没来得及收起长刀回防,那长满尖锐长刺的荆棘突然窜了出去,将恩奇都的长刀连同右臂一起打飞了出去。失去平衡的恩奇都向下坠去,只剩半截的右臂切面闪着粼粼绿光,模糊了他的视线。

     

    恩奇都并没有摔下地面碎成粉末,那些荆棘在半空中截住了他的腰,随后大片的荆棘从空中赶来。恩奇都听见咔的一声沉闷的响,他被拦腰截成两段。

     

    那些荆棘攀上了恩奇都的胸膛与头颅,如蟒蛇绞杀自己的猎物。海面悬在了恩奇都的头顶,他艰难地仰过头颅,想要找寻金色的身影,却苦恼地发现他无法窥探那浅层水域下的一分一毫。身体碎裂的声音像开花一样接连响起,他投过遮天蔽日的荆棘向外望去,目光铺上他的眼角。那目所能及的最后一方小小的世界,那样的死寂荒芜,连光线都要埋葬在潮水的黑暗中。

     

    可这冥冥薄暮却在下一刻明亮起来。

     

    恩奇都睁大双眼。

     

    ——那是他的太阳。

     

    第一声弦音来自刀刃与长枪的激烈碰撞,倏尔间天地归于阒寂,刀枪尖锐的鸣叫声顷刻间消弥。第二声弦音的响起是他踩上了箭端高高跃起,以不可阻挡也无人能挡的王者之姿跃至穹顶之下。第三声弦音响起时,恩奇都看见了他的眼睛。是那双狂傲嚣张又专注地仿佛天地间只剩下恩奇都一个人的澄澈的鲜红。

     

    身披金色荣光的狮子举起汇集了风与光的利爪,狠戾地向瑟瑟发抖的蟒蛇落下,雷霆万钧。

    ——给我好好看清楚了,到底谁才是猎物。

     

    最后的暮光终于沉入了尼克斯的怀抱。恩奇都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看见了他的搭档急切而凌厉的神色。

     

    吉尔伽美什踏破黑暗而来,为他带来这漫漫黑夜里仅此唯一的光。

     

     

     

    02



    凛冬已至。迦尔纳立于枯枝之上极目远眺,纯白覆盖的世界延伸到视线的尽头与一碧如洗的天空接壤。不远处传来冰山坍圮的轰鸣声,迦尔纳能想象到阿周那劈开那些冰块时的神威姿态。


    草草收场的黄昏兀自透露出荒凉的气息,迦尔纳走在回程的路上,白雪在脚下吱呀作响。其他人都进入了冬眠期,而作为南极石的他们在此刻成为守夜人。
    ——或许也会有些例外的。迦尔纳侧过脸疑惑地看着坐在水池边用鞋尖敲击着薄薄冰层的人,脚步一顿:“恩奇都,发出这样的声音会影响到别人的。”


    “抱歉抱歉,”恩奇都双手合十做出道歉的样子,“果然还是觉得迦尔纳和阿周那很厉害啊,这种糟糕的天气都能活动自如。”


    “这没什么,”迦尔纳把长刀放在身侧,在恩奇都身边坐下,“冬眠前master托我郑重地向你再倒一个歉。”


    “master啊……我已经说过没事了啊。”


    “出什么事了吗?”


    “被月人袭击罢了,这不是很常见的事吗?”恩奇都想了想,“梅林告诉我碎得很彻底。”


    “因为恩奇都和吉尔伽美什很少受伤吧?”天边升起的几颗暮星投影在迦尔纳的鸳鸯眼里,

    “你不去睡觉吗?”


    “我现在不是很困,”恩奇都盘起腿,抬起碧绿的眼看向恩奇都,“我们的冬眠是不是很让你头疼啊?”


    “嗯……杰克让我为她留下今年冬天最漂亮的一朵雪绒花,那么雪绒花是什么……”迦尔纳困扰地皱起眉,“拉美西斯二世会突然大笑起来……有时,只是有时,爱德蒙会附和着和他一起笑起来,两种笑声此起彼伏余音绕梁,这真的很让人头疼。梅林会在棉被上滚来滚去,虽然我是不介意滚雪球一样把他推回原位,但他留下的一路的花瓣让人困扰。master只会小声地念叨玛修的名字……”


    “玛修?”听到了陌生的名字,恩奇都打断了迦尔纳。


    “你不记得了?那个紫水晶的孩子,”迦尔纳顿了顿,“现在正在月球上。”


    “啊……这样吗,”恩奇都看向遥远的天际线,皓月初升华灯已上,“那吉尔呢?吉尔伽美什,他在干什么?”


    “吉尔伽美什……他不是一直和你睡在一起吗?”言下之意就是你不应该最清楚吗,迦尔纳又补充道,“你们两个都挺安分的,偶尔我能听见吉尔伽美什细微的歌声。”


    “歌声?”


    不知何时下气的雪落满了他们的肩头,一串音符随着迦尔纳振动的声带倾泻而出,阿周那提着锯齿长刀从长廊的尽头归来。


    世界暗了下去。天黑了。

    恩奇都推开冬眠室的门时,还未化开的雪散发着凛冬的肃杀气息。他踮起脚尖走上铺满地面的棉被与毯子,小心翼翼地绕过东倒西歪的宝石们。


    暗淡的冬日让他累坏了,他有些摇摇晃晃地走着,很轻易地就在最安静的角落找到了那抹属于他的金色。


    ——如果作为不死之人的他们学会了如何去哭泣,那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呢?


    恩奇都想他的眼泪会是绿色,像初春时枝头的新绿。而吉尔伽美什的眼泪——如果他选择哭泣的话,一定是金色的,闪耀到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的阳光一样的金色。


    不,吉尔伽美什无需如此累赘之物的证明。现在的吉尔伽美什已经足够耀眼,足够填满他的视线与他的所有灰暗的角落。

     


    所谓宝石,就是不死之物。

    “身体缺少了一部分,也能活下来,对吗?”


    那天恩奇都被吉尔伽美什救了回来。南丁格尔帮他把腿接上时,恩奇都听到玛丽这么问他。他轻轻抬手抚住自己的左胸腔,他知道自己忘记了很重要的东西,他忘记了那些开花的日子,忘记了所有深埋在灵魂里的灵犀,忘记了那个人在他面前柔和到极致的张扬。恩奇都把它们留在了命运的谷底,遗忘之风从四面八方涌来,吹拂这寸草不生的荒凉世界。他一直知道,也一直在等待,等待那个倚在廊柱边的人亲口告诉他。

    一定、一定会找回来的。如果那些过往曾经无法归来那也不要紧,他们都在这里,他们还可以重新把废墟堆成高塔。

    “不用担心,可以活下来的。”恩奇都轻声说着,他一定是在说给什么人听,你看他笑得眼角都荧荧发亮。



    恩奇都跪坐到吉尔伽美什身边,吉尔伽美什沉沉的睡着,眉头紧蹙,恩奇都移开他横放在身侧的手,安静地躺下,再把吉尔伽美什的手安放在他的腰上。
    而那只刚才还松松垮垮的手臂突然收紧了,手臂的主人搂住恩奇都的腰,用力地把他拉进自己的怀里。
    恩奇都困了。他望向那终于舒展开的眉头,打了个呵欠,作为对冬天的告别。



    恩奇都敲了敲自己的左胸膛——那儿只有拳头一样的一块空洞,刚好是适合安放心的大小。
    恩奇都指着这片交织着新生与虚无的空白,微笑着看着玛丽。
    “他不是一直都在这里吗?”


     




    “我的爱人啊,与岁月的歌和鲸鱼的梦一起,从诸神的目光中归来。”

     

     

    ==========================================



    是半个点文。不太好意思打闪恩的tag,其实。但我真的好喜欢他们俩!!



    设定是在以前的一次袭击里小恩差点被月人带走,那一战以后小恩因为缺少身体过多而无法苏醒,私心最后闪闪把小恩拼回来了ummmm身体缺了一块也是那一战的结果。按照宝石之国的设定,失去身体就会遗忘一部分记忆所以……



    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6)

热度(87)